千千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燃烬之余 > 五十八 庭审期间

燃烬之余由千千小说网(m.diyidwz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我又被带到了长老院面前,就如上世纪的法庭戏,这儿的座位满了,所有贵族——不分血族还是人类——都对此案很感兴趣。
这才是密苏里害怕的原因,他生怕我说出的真相被大众猜测,有损他的光辉形象。他一直鼓吹黑棺将救赎这末世,他自己则是领导这场救赎的救世主,他享受受人崇拜,可同时,他也享受他那黑暗的小秘密。
密苏里喝道:“肃静!肃静!”但堂上本就安静得很。
他又说:“鱼骨·朗基努斯,你被控谋杀了第十七层末卡维大街警局所有警员,并谋杀第二层屠宰场员工十人,贵族两人,此外,你涉及绑架、囚禁、屠杀黑民与奴隶之重罪....”
缇丰笑了一声,麦宗叹了口气,密苏里用威严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人,说:“两位有何异议?”
缇丰说道:“凡事皆有动机,朗基努斯上校为什么像疯了般突然间大开杀戒?”
密苏里说:“也许他真的疯了。”
缇丰说:“如果他真是难以遏制的杀人狂,那何必专程从十七楼跑到二楼?沿途却不曾伤害一人?”
密苏里说:“是很奇怪,但我们都见过更奇怪、更残忍的事,不是吗?”
迈克尔起身说:“大人,请容许朗基努斯上校为自己辩护。”
按照密苏里原先的计划,这时我应该变成了个开不了口的傻瓜,他就能把这场戏导演下去了,可现在他未能如愿,我呢?我该说什么?说多少?
这就像在法庭上与他讨价还价,如果我不当场越过他那条底线,他就会容我多活一段时间,或许不会很久,可我需要这时间去赢得更多的时间。
我告诉他们:我得到一条线人的线索,查明血契帮绑架黑民,走私奴隶,特地去查案,在过程中,我遇上了血契帮佣兵阻挠,受到赛佛萝丝与莫迪的夹击,迫不得已杀害了她们。我也怀疑警局的惨案是帮派的报复行为。
在我讲述时,密苏里并未打断我,至少表明他并无不满,事实上,在经受了他的精神摧残之后,我能体察到他极细微的表情变化,他显得很满意,至少暂时松了口气。
这其中的关键,是那些奇特的、弱小的血族,他最想掩盖的正是这些受洗者,他甚至不怎么在乎赛佛萝丝与莫迪。可能他仍想将我杀了,为属下报仇,但只要我不说受洗者,他可以推迟报复之举。
缇丰用一支笔的末端轻点自己的下巴,显得干练而动人,她说:“密苏里,你怎么看?”
密苏里说:“听来并无明显的破绽。”
缇丰又问:“麦宗,你呢?”
麦宗说:“很合理,比杀人狂的故事合理百倍。”
密苏里并未理会麦宗显着的嘲讽,他说:“上校,为何不将案情上报?你是黑棺军中的功勋战士,对于游骑兵的规章制度想必不陌生。”
我说:“我急于救人。”
密苏里说:“我知道你这类人,你们利欲熏心,一意孤行,狂妄自大而自私自利,总想独占功劳,把所有人都视作障碍与累赘。你并不是想救人,你只是想让所有人知道你自己一个人行动胜过一百人,一千人,是不是?”
迈克尔大声说:“父亲,据我对朗基的了解,他是有些贪婪,但我们谁又不是呢?更多时候,他显得明哲保身,绝不会冒无意义的危险。”
密苏里冷笑道:“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迈克尔说:“但本质上,他是个英勇的骑士,会为了心中的正义而不惜豁出性命。”他拍了拍手,让·瓦冷拿来一些档案,他说道:“案发之后,我在第一时间命人搜查了莫迪的住宅,发现了他与血契帮往来的证据,足以证明他是二层‘祸宏左冷’屠宰场的实际拥有者。这至少表明当场的那些奴隶绝非朗基努斯上校囚禁!他确实是去救人的。”
如果不是迈克尔离我有点远,我就扑上去拥抱他了。
密苏里眼眶收缩,瞳孔扩张了半毫米,他在压抑自己的怒火,他说:“迈克尔,我的孩子,请你告诉我,你什么时候成了游骑兵的探员?”
迈克尔说:“我天生的浪漫主义情怀令我一直渴望成为侦探,朗基努斯是我朋友,而莫迪曾是我的属下,我不能容忍我的朋友因我的属下而背上不该有的罪名。”
我大喊道:“迈克尔,我将来有了孩子,你就是他的教父!”
迈克尔朝我微微一笑,密苏里却说:“你擅自搜查贵族的府邸,此外还有什么发现没有?”
他是怕迈克尔知道那些弱小血族的存在。
迈克尔好奇地说:“并没有,难道我疏忽了?”
密苏里察言观色,知道迈克尔并未说谎——迈克尔不是那种擅长说谎,面不改色的人,他说:“赛佛萝丝呢?你找到她相关的证据了么?”
迈克尔说:“我并不知道赛佛萝丝的住处,况且——尽管我和勒钢的友谊天长地久——我不想抢了游骑兵太多风头。”
密苏里的目光扫过勒钢,勒钢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偶尔目光与密苏里交汇,密苏里发出叹息,可我体会到这叹息声中颇为喜悦。他深信勒钢已替他销毁了赛佛萝丝府上一切线索。
博驰——这个秃驴牧师——喊道:“但这个凡人杀死了我们中的成员!甚至不经审判!不留情面!这简直是奇耻大辱,是对我们神权毫不掩饰的挑衅!”
我喊道:“他们要杀我!我根本逃不掉,难道就让他们杀了?”
瞧博驰的表情,似乎觉得我应该老老实实让血族大人们吸干了血才好。
麦克斯韦尔叹道:“感情上说,我倾向于赛佛萝丝与莫迪是无辜的,可事实上看,却绝非如此。莫迪和赛佛萝丝是很好的朋友,如果一人涉案,另一人只怕难辞其咎。”
诺里斯说:“一个凡人,击败了两位第七代、第六代的同胞,这固然是惨痛的损失,可此人的实力值得我们重新审视。”
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:难道他们想把我变成血族,补齐他们的成员?可我还没能与拉米亚养个孩子呢。我听迈克尔说,他们血族并没有人类常有的欲望,他们只想吸血,并从吸血中使两种欲望同时得到满足。拉米亚好不容易做成了手术,我还想多享几年福。
密苏里说:“如果在中世纪,甚至是法治微弱的上上世纪初期,他残杀我们同胞的行为足以让他成为我们的仇敌。”
迈克尔大声道:“可现在我们是在黑棺中,我们试图重建上世纪的文明!如果他所作的一切合乎正义和法律,他又有什么罪?”
密苏里环顾左右,说:“迈克尔,我警告你,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,别把我的恩宠当做你肆意妄为的护身符!”
迈克尔说:“我只是为我的朋友两肋插刀而已。”
密苏里敲击法槌,说道:“足够了!我在此宣判,迈克尔·提亚多因滥用职权、御下不严之罪,被剥夺侯爵头衔与黑棺内所有相应官职,贬为男爵,赋闲在家思过。”
迈克尔目瞪口呆,但过了片刻,他笑道:“我们为友情付出的代价,再如何沉重也不为过。”
我万分愧对迈克尔,也为我一直以来轻视他心目中的友谊而无地自容。黑棺的长老们并不反对,因为迈克尔是他的义子,他们乐于见密苏里自断左膀右臂。
密苏里又注视着我,我知道我的性命不会有危险,他不想逼急我,我也不想逼急了他,他只是不甘心不报复。
他说:“鱼骨·朗基努斯违反军规,杀害黑棺贵族,我提议除去他的军衔和官职,并将他逐出游骑兵军营。”
我一时间竟茫然无措,随后心中一股怒火直往上烧,我为黑棺立下这无数功勋,难道他一句话就能抹杀?更何况我所杀皆是罪恶之徒!
迈克尔怒道:“父亲!你疯了么?在没有月光为武器的情况下,唯有鱼骨能对付太阳感染者!他对黑棺而言无可或缺。”
麦宗说:“密苏里,这我们需要拉森魃之血,也需要这极为特殊的奈法雷姆。如果你要放弃他,我们实验室很乐意接收他。”
执政官闭目片刻,说:“很好,你提醒了我。那么,我暂且将鱼骨·朗基努斯降为中士,对于他的真正刑罚,还需与诸位共同定夺。”
缇丰叹道:“真是乱了套。”她起身走向厅外,执政官忽然问道:“缇丰女士,你的女儿贝拉最近如何?为何屡次缺席贵族间的宴会?她以往对此可是乐此不疲,她一直是个宴会动物。”
缇丰指了指迈克尔,说:“这些孩子都到了叛逆期,已经不那么可爱了。”
诺里斯微笑道:“在黑棺之内,同胞也在死去,这世界真是奇妙,不是吗?”
麦宗说:“麻烦事还真是不少。”
麦克斯韦尔说:“这场闹剧已经闹得足够惊人,是时候罢手了,密苏里。”
密苏里神色冷漠,说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麦克斯韦尔在气势上与他争锋相对,说:“我知道的不多,但如果我知道多了,也不会拿你怎么样,你心里知道的很清楚,所以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我们虽然是嗜血的异人,但如果偏离了人性,我们就将沦为野兽。”
他们言尽于此,各再不语,六位长老相继离去,游骑兵押送着我,返回牢狱。..

千千小说网(m.diyidwz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燃烬之余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diyidwz.com